空空儿(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人物)

编辑:不恤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1 14:56:47
编辑 锁定
空空儿,《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慧剑心魔》重要配角之一,藏灵子之徒。
中文名
空空儿
登场作品
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慧剑心魔
性    别
主要成就
协助平定师陀国叛乱
修炼地
玉树山玉皇观

空空儿人物设定

编辑
师父:藏灵子(归方震)
师娘:归夫人
师弟:段克邪精精儿
妻子:辛芷姑
师弟妹:史若梅
徒弟 :铁铮浩罕
徒媳兼侄女:华剑虹
情敌:华宗岱
身份:天下第一神偷、“三剑客”之一
武功:猿公剑法(练到可刺九穴)、弹指神通沾衣十八跌空手入白刃千斤坠、一鹤冲天
外貌:娃娃脸,酷似一个大头娃娃
出场书目:《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慧剑心魔
(备注:在小说空空儿的妻子是辛芷姑,而夏凌霜的丈夫则是南霁云。这一点与电视剧的人物设定是不同的。)

空空儿人物经历

编辑
铁摩勒笑道:“我还差得远呢!你知道天下第一神偷是谁?”南霁云道:“是三手神丐车迟吗?”铁摩勒道:“不,三手神丐早已给人比下去了。现在天下第一神偷空空儿,他曾和三手神丐打赌,三手神丐偷了宁王一枝玉萧,他却从三手神丐的手上,将那枝玉萧再偷出来,而且这还不算,他偷了再还,还了再偷,接连三次,令得三手神丐五体投地,只好让他将那枝玉萧交回宁王领赏。现在‘妙手空空’这四个字,黑道上几乎是无人不知!”
南霁云道:“我也早听得空空儿的大名,但只知道他的剑法高强,可惜还未会过。”铁摩勒笑道:“你这次到我义父的家中,说不定可以碰见空空儿,就是见不着空空儿,他的师弟精精儿你是一定可以见到的。”南霁云觉得奇怪,正要问他是何原故,忽听得段珪璋“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大唐游侠传》第八回 为友为仇疑未释 是魔是侠事难明
段珪璋大吃一惊,猛听得“嘿、嘿、嘿”的冷笑声,就传到了房外,正是那晚听到的笑声,段珪璋大喝一声,就拔剑冲出去,就在这瞬息之间,猛又听得窦缐娘大叫了一声:“不好!”随即便听得婴孩“呜哇”的哭声,丫鬟奶娘纷乱的叫声,只见一条黑影,已是从后房窜出,一溜烟的往西奔去,眨眼之间,已掠过了十几间瓦面!
段珪璋做梦也想不到空空儿会偷走他的孩子,这一急非同小可,施展全副轻功,明知追不上也要去追。两人各显神通,有如追风逐电,把其他人众都抛在后面,一直追到了山边,初时段珪璋还可以看到一个黑点,不多一会,连黑点也在淡淡的月光下消失了!
—《大唐游侠传》第十回 侠士荒山遭恶寇 神偷午夜盗婴儿

空空儿最后出场

编辑
空空儿知道铁摩勒言出必行的,只好连连苦笑,说道:“真是便宜老怪了!”
哪知就在空空儿的苦笑声中,又有一件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那雪山老怪司空图好像僵了似的,木然直立,铁摩勒叫他走,他竟是不能移动脚步。突然间“卜通”地倒下去,七窍流血,身体干枯,一下子瘦了许多,就像一根水分挥发已尽的木头。原来司空图真力耗尽,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不用铁摩勒杀他,他已经死了。
铁摩勒叹道:“我本来想饶他一命的,想不到他自取灭亡!”
空空儿道:“这老怪作恶多端,应有此报。不必叹息他了,咱们去追捕鞑子元帅吧。”此时义军早已清理了战场,段克邪等人也已从城中出来,战场上并没发现拓跋赤的尸体,当然也就知道他已经跑了。
不过拓跋赤也没跑得多远,就在空空儿与铁摩勒说话之际,他已经给另一支兵马截住。这一支兵马并非汉族的义军,而是宇文虹霓盖天仙所率领的师陀国以及奚族的战士赶来给义军助阵的。
—《慧剑心魔》第四十八回 尽扫妖氛驱暴虏 还须慧剑斩心魔

空空儿人物点评

编辑
空空儿出现在《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和《慧剑心魔》这几部书里面。他从去掉邪气,到增长侠气。从去掉神秘传奇色彩,到回归常人本性。空空儿的脾气自负到狂傲且严重护短。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可以说他是有实力当然有魅力,其次是重感情。
自负的资本是他的无敌战绩。
护短其实主要体现在对精精儿的放纵和溺爱上。但他是一个孤僻的人,没什么朋友。精精儿与他自小一起长大,又对他尊崇有加,换做谁,都是会格外爱护的。
自然可拿“大义灭亲”这样的话来说他,可是别忘记了,空空儿最早不是大侠客,而只是刺客和妙手神偷罢了。大义这样的事儿,他是不屑的。
改变他的有这几个人,第一是段克邪,他悉心调教的师弟。而且段克邪是大侠之后的身份,让空空儿在身份认同上有几分被认同感。他对小师弟的偏爱,促使他在精神世界逐渐向段克邪所代表的侠义道靠拢。
第二是其妻子辛芷姑辛芷姑这样一个任情任性的女子,最终用真情痴情感化了他。让他回归于凡俗的男男女女世界中来—可以肯定的是,成婚与单身,肯定是很不同的,空空儿接受了婚姻,自然也接受了改变。
第三个却未必是最不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就是铁摩勒,这个从一个武功平平的倔强小伙子,用他的沛然无比的正气,侠气感染了他,也用他最后无比浑厚的武功,毫无花俏的功力,征服了他。这是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征服。当他对铁摩勒心服口服的时候,他回归凡俗,也就自然而然。

空空儿飘逸灵慧威四海—重看空空儿

飘逸灵慧威四海—重看空空儿
是邪非邪,非邪是邪,要待江湖后世评,只是后世人也不一定能清楚他的邪,慧,轻、敏,义、情······
聪慧理性:
不像有些人明知城必破,身必死,又无法提前转移,也保护不了城中百姓, 还要拼着一死去表明自己的志向,实现一种境界“知其不可而为之”。虽然也阐释了一种无可替代的悲壮美,气魄盎然,但空空儿有他的想法,有他的选择:
一个时代能培养出有南霁云段珪璋等这么能力的人不容易,他们确实震撼了,牺牲了,而空空儿觉得生比死有价值有意义,要留下传人,要以有用之身继续去书写他的灿烂光华。
情义深重:
危城探同门,疼爱师弟段克邪,屡次劝说一起长大的同门精精儿改邪归正不再害人。但最后还是帮忙抓了精精儿······这期间展现了多少兄弟情谊,可惜精精儿不懂得。反而利用来作恶······惜!
震慑力,魄力:
妙手神偷惊帝座,在最关键时刻,镇住场面,把握了控制权,智慧:实力上打肯定打不过铁+秦襄+尉迟北+王燕羽,但却以绝世轻功,绕着唐玄宗杨贵妃转,取他们头上的明珠,却不伤害任何人。绝对主动的地位。
高傲夺走段珪璋的儿子段克邪,以此逼退他。不屑置辩,几经变化,化敌为友。
灵敏,做事有分寸:
善于化敌为友,从精精儿那里搜出宇文通的私通安禄山的信,正巧给铁摩勒解围,还大部分化解了铁的家仇旧恨。
力救秦襄比武大会的群英时,盗御章假传圣旨等也可见一斑,乱中有稳,急中有智······
空空儿每每出场都飘忽凌厉,狂放桀骜,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爱自由,有主见
辛芷姑的二十年等待追求,他却选择自己最爱的自由洒脱,同样二十年,跟金世遗的沉重相比可真是天渊之别了。
胸怀宽广
后来与妻子曾经的追求者笔扫千军华宗岱比武,互相切磋
在后来,还彻悟了老百姓是天下最厉害的力量的道理,达到一个武侠里英雄主义少有的境界。成熟理性
有气势
而且不像别的大侠那样沉重,曲折
梁书神偷鼻祖,后世的姬晓风快活张李麻子等都远不如他精彩。
(武侠里的神偷和医生,凭借轻功和医术等,几乎算两种很吃香的行业······很实用)他一出场就几乎没什么摆不平的,叫人放心
大头娃娃的造型,可爱又灵动,邪兮?正兮?万物皆为空,真兮?幻兮?
若是玩穿越到唐朝的梁书,如能选择,我就想当空空儿!—by冰枫照雪

空空儿我行我素空空儿

年少的时候,最喜欢那句“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再不然,告诉自己“我行我素何所惧?是清是浊自分明”,自命清高的可以。看梁书,大概就源于这一分少年痴狂,而,眼高于顶,独来独往的空空儿着实叫我惊艳了一下子。闭上眼,仿佛就看得见那个怪模怪样的大头娃娃,一脸嬉笑、一脸冷然、几分跳脱、几分狂妄的自我,在大唐天空中书写着自己的传说—一击不中,飘然远去的洒脱。所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烘托出先声夺人的气势,这个出场颇有几分围棋中直取天元的霸气。其后的举止,根本就是自我中心,傲的可以。私心以为,梁公写人的傲入骨三分,铮铮傲骨,不服天,不服地,甚至不服自己,唯一的底线只在于一分道义。没了这个底线,失之于邪,没了这份傲,失之于油滑,少了棱角叫人品评。喜欢空空儿,就是因为他的凡事不屈心,宁可承受误解也不屑与辩的狂妄。其实,古希腊神话中的水仙释义,也可以拿来揭示人的隐秘内心,期望别人对自己顶礼,期待自己卓尔不群,说不好听是自恋,说好听是自信。扪心自问,谁没有这份获得认可时的窃喜?只是很少有人似空空儿这般发扬到了极致,成为一道美丽的流星。因为,勇气和实力的差距,只好欣赏这个幻影,得一份小小的代入感,一了心愿。也许,空空儿本就该是一个空白的画纸,再也不可复制?
—节选自 羽灵剑胆琴心笑东风,男儿自当傲苍穹》六
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慧剑心魔》主要配角之一,段克邪的师兄,娃娃脸,活像一个大头娃娃。特立独行之典型,武功更是神乎其神,他的武功描写给人感觉印象太深,无论是对正邪哪道人物,真人真性,只求无愧于心。
—节选自金古温梁黄《梁羽生笔下一百单八侠个人魅力指数英雄排座次》

空空儿梁书男配角们之空空儿

酷似大头娃娃空空儿,是贯穿唐代三部曲的人物,与铁摩勒不同的是,神偷先生不是任何一部的主角,这实在是有苦说不出,谁让他在《慧剑》中占了那么多戏份,比主角还主角。
  作为梁书第一“空降兵”,空空儿绝非浪得虚名,天下第一的轻功,不是后天能练出来的,依我看这是绝对的天赋,就像《倚天》中的青翼蝠王。况且随着他每一次的从天而降,总能将对己方不利的情况扭转,甚至让敌方溃败。这就是空空儿的独特魅力,像他若干同行如姬晓风快活张远没有他的影响力。
  《大唐》中的空空儿给人以嚣张,好胜,邪气,神秘的印象,伴随着他的是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身手。为了让三手神丐服服帖帖,竟将玉萧偷了还,还了偷,偷了再还,把人当猴儿耍;为了震住皇帝老儿绕着杨贵妃的周身一圈,就把明珠给拿下了;为了救被陷害的秦襄,假传圣旨(玉玺是偷来的)。在我看来,此时的空空儿正是那个最本色,最游戏人间空空儿。当然了,东西偷多了,总是会产生些负面影响,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比如说精精儿手中的“金精短剑”就是空空兄一伸手拿来给师弟用的,只是他没想到,精精儿非但不学好拿着此剑到处害人,还在剑上淬毒,惹下了许多的麻烦。
  那个年纪的空空儿,他的层次只是停留在刺客,小偷的级别,要他学习段珪璋南霁云的大义凛然几乎就是拿他开刷。最终的结局就是两大游侠为国捐躯,空空儿从战场的废墟中带回了段珪璋的宝剑,继续以一己之力代表整个江湖对抗安史余孽。有的时候,活着的人要比死去的人累得多。于是在潜移默化中,看着铁摩勒段克邪的成长,空空儿逐渐领略到了“侠义”二字的真谛。从此刻开始,我心目中空空儿的形象开始颠覆。很多人也喜欢《龙凤》中的空空儿,瞧着他那副拼掉性命也要斗到牟沧浪的神情来看,这个空空儿还是《大唐》中的那个空空儿
  天不怕地不怕的空空儿也是有“天敌”的,那就是他的老婆(当时还不是)辛芷姑。很难想象辛芷姑会看上空空儿这么个浑人胆大的家伙,实际上原因很简单—气味相投,不然以空空大哥的身手,岂能给辛芷姑满世界追着跑?
  《慧剑》中的空空儿,随着年过半百,恐怕已经失掉了年轻时的活力与个性。当空空儿目睹狮驼义军赶跑回纥大军后,居然有了“力量最强的是老百姓”这种完全与他个性行事背道而驰的觉悟。我宁可相信前面的理由,不然的话就有点惨了—向世俗的妥协,这样的空空儿实在令人陌生。如果要在《慧剑》中找到熟悉的空空儿,只有他那嗜武成性,与华宗岱、司空图父子,越是强大的敌人,越是要找其决斗,即便如此,在毫无花俏武功的铁摩勒面前,空空儿依然给折服了。
  空空儿这一生,真人真性,无愧于心。(低调的SK石头)[1-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