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句二首(关澥诗作)

编辑:不恤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9 22:20:58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绝句·野艇归时蒲叶雨一般指绝句二首(关澥诗作)
《绝句二首》是北宋诗人关澥创作的七言绝句组诗。第一首写的是诗人忆念中的江南之春:小艇,雨点,缫车声,楝花风。这些零散的印象和梦忆的片断,组成了一幅完整的江南乡村的风景小品。第二首通过对作者官小而可以安心做江南之梦的抒写,表现对疏懒自在的生活感到心安理得无失意之感,而实际上透露了作者不甘心无所作为而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作品名称
《绝句二首》
创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处
《全宋诗》
文学体裁
七言绝句
作    者
关澥

绝句二首作品原文

编辑
绝句二首
其一
野艇归时蒲叶雨,缲车鸣处楝花风
江南旧日经行地,尽在于今醉梦中。
其二
寺官官小未朝参,红日半竿春睡酣。
为报邻鸡莫惊起,且容残梦到江南[1] 

绝句二首注释译文

编辑

绝句二首词句注释

⑴野艇:乡村小船。蒲叶:一般指菖蒲,多年生草本植物,长于水边,大蒲叶长三四尺,气味香烈。
⑵缲车:抽茧出丝的工具。花风:即花信风。而楝花则是谷雨时节最后的花。徐锴岁时记》说:“三月花开,名花信风。”《东皋杂录》说:“花信风,梅花风最先,楝花风最后。”楝是一种落叶亚乔木,高丈余,春月开花,色淡紫,果实椭圆如小铃,成熟后变成黄色,俗名金铃子。
⑶朝参:这里指早朝参见皇帝。
⑷残梦:谓零乱不全之梦。[1]  [2] 

绝句二首白话译文

其一
江南小雨,乡村小船归来,菖蒲的叶子已长大了些,村里响起缲车之声,楝花也在处处开放。
这是昔日我来到江南时所见,而对这清新生活的留恋,只能存在梦中了。[3] 
其二
我这个小小的寺官,还没有上过朝参见皇帝,正因如此,我可以在春日里睡到正午。
只希望邻居家的鸡,不要啼叫惊醒我,让我把关于江南的梦继续做完。[3] 

绝句二首创作背景

编辑
宋诗纪事》小传载关澥为1073年(熙宁六年)进士,曾任余杭令,曾来到过江南。写这首诗时,作者正在京城里做着一个小小的寺官。[1] 

绝句二首作品赏析

编辑
其一
第一句写的是春雨中的静趣,这既不是“野渡无人舟自横”(韦应物《滁州西涧》)的幽寂,也不是“钓罢归来不系船”(司空曙《江村即事》)的疏放,而是在野艇归来的时刻四顾悄然、静听雨声滴落在蒲叶上的惆怅之感。作者在野舟上领略蒲叶上的雨声,比起“画船听雨眠”来,又自有一种清新的野趣,春水的碧色、菖蒲的香气、春雨的润泽也在静默中沁透了诗人的心头。第二句以农家缲车的飞鸣和花信风的吹拂烘托出一片轻晕的醉意和春的风华。南方谷雨后收茧抽丝,缫车转动说明谷雨刚过。这一句从诸般春景中选出缫丝和楝花开放二事,既准确地扣住了谷雨时节后的景物特征,又表现了江南蚕乡的独特风味。缫车转动的呜呜叫声又与楝花形成有意无意的照应,正如前一句中野艇蒲叶在水和雨的关系上取得照应一祥,使首二句构成春雨和春风的工整对仗,蒲叶和楝花,野艇和缫车的对仗又分别从村外和村里两方面为这幅小品勾画出了简单的轮廓,使零散的意象形成内在的联系,突出了作者最亲切的感受。
后两句点明这一切不过是旧日在江南经行时所见,此时已尽入醉梦中了。这固然是表示对江南的留恋,连醉里梦里都难以忘却,更多的却是往事如梦的空幻之感。陈迹的追怀像短梦一般重现,诗人对江南之春的怀念也含有人生之春的追怀。正因为原本是切实的往事,此时在他看来就像一场人生的醉梦,那野渡的小艇和蒲叶上的雨声才带着几分凄清和寂寥,那缫车的鸣声和楝花风的飘扬才含着一点儿醉意和迷惘,这些构成了江南之忆的主要印象。
将某种人生感触融入精心选择的典型景物,虽意绪惆怅,却能在半醒半醉的神态中保持清爽俊逸的风调,这是杜牧七绝的特点,关澥的这首诗也与其相似。[1]  [4] 
其二
从这首诗第一句可以看出,作者此时在京城里做着一个小小的寺官,是寺丞一类的职务,还没有每天早朝参见皇帝的资格,这就明白道出了他的官位卑微。下一句说每天日上半竿还未起床,加上春意困倦,睡得更酣,又顺理成章地点出其职务的清闲。既然一不用上早朝,二无所事事,可放心酣睡,只望邻家报晓的晨鸡不要惊吵,且容他续做到江南的好梦。
第三句“邻鸡”遥应“朝参”,因鸡鸣时百官上朝,韩愈《李花赠张十一署》中“白花倒烛天夜明,群鸡惊鸣官吏起”可证。此处着一“邻”字,足见他自己连鸡都不养,因为不用上朝,也就没有报时之需。第四句说“残梦”,说明梦已被惊破,所以“莫惊起”实是已被惊起,惊起后立即想到他与上朝无关,又补足了第一句的意思。从表面看,作者对这种疏懒自在的生活颇觉心安理得,并无困顿失意之感,其实全篇都着眼在“未朝参”的感触上。放达的语气中透露了不甘心无所作为而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末句所说的残梦,就是被惊破的昔日经行江南的醉梦。梦破之后,意犹未足,还想续做到江南的好梦,梦魂中温馨的回忆又牵动了作者将残生消磨于江南山水中的归隐之思。梦破之后还想再续,酣睡之后还想再睡,只不过是把古人的昏酣遗世的放荡情志凝聚在早晨睡獭觉的一个生活细节之中而已。但这个普通的生活细节,概括了作者被朝廷冷落的境遇、沉沦下位的烦闷、暂且乐逍遥的自嘲和归老江南的梦思。而他所希望再续的残梦,也就不止是再睡一个回笼懒觉,应是重续那已变成一场醉梦的昔日江南之行。诗中以真梦暗喻人生之梦,“人生如梦”虽是一句老话,但诗人将它化成具体的生活情境,委婉曲折地抒写了政治上的失意之感,显得新鲜别致。
这首诗表面上只是写日常生活中的闲趣,平直浅显,无多深意,但人生之梦的喻意和真实具体的梦境恍然交错,蹉跎岁月的感慨又在若有似无之间,必须细读,才能体会到构思巧妙,颇多含蕴。[1]  [4] 

绝句二首作者简介

编辑
关澥,生卒年不详。字子容,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关景仁之子。宋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官余杭令。[5] 
参考资料
  • 1.    缪钺 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705-707
  • 2.    部分注释来自《汉语大词典》,由DK熙11根据诗歌意境编写
  • 3.    译文由DK熙11根据注释、赏析编写
  • 4.    何伟安.宋诗选析:安徽文艺出版社,2005:572-573
  • 5.    缪钺 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1475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